北美日記:離去的日子


011年7月13日 温哥华

在旅馆吃了早餐,早早的来到银行,原本是準备好找白人主管吵架的,可今天接待我的是位来自香港的孕妇,吵不起来了。她和蔼的态度,微笑的脸庞,言语中透露着精明,我败下阵来。因为父母皆在,证件皆齐,顺利的办完了美金的转账服务,只是我拒绝了银行的理财投资业务。我是傻子,不懂投资,别再骗我那可憐的钱了。

接着去Roots的outlets,为远在国内的兄弟姐妹一一买了衣服作为纪念品,便驱车去北温的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参观。六年前父母来温哥华,我未曾带他们来玩过,此次一天的行程,势必这是不二选择。这座建于1903年,全长约137米的吊桥,距離桥底下的卡普兰奴河约70米高,是世界上最长最高的步行吊桥,怎可错过。

天氣阴沉,氣温微凉,一进公园大门老爸就穿上公园提供的制服打扮成早期移民的模样留影照相。这模样不伦不类,有些成龙在好莱坞电影“上海正午”里的扮相。



吊桥之旅。父母是没有恐高癥的,甚至老爸还有些冒险的个性,于是,我也遗传了这一个性,总喜欢在户外活动时往危险的高地爬啊跑的。虽然老爸总叮嘱我别往那些地方去,可某些时候,一看到自然美景情不自禁的就会忘我,危险都置之脑后了。谁让我是他的兒子呢。




站在步道上,看着棵棵大树,感叹树木顽强的生命力,想象着多少年多少代之后这片山林是否还在呢?不是说2012世界末日?如果所有生命都消失,我寧愿站在那天守候这一刻的到来。没有永恒不朽,没有世代相传,一切的一切皆成虚无,就不必计较今日的得失了,这样活着,虽然阿Q,但也快乐。



離开吊桥公园去北温的lynn社区的Mall逛了逛,渐渐喜欢上这些北美的Mall购物环境,吃了著名的巧克力雪糕,便带父母驱车走狮门大桥去Downtown吃韩国料理。

正是下班期间,进城的单线让车河变成长长的溪流,一眼望不到尽头。耐心是每个城市人必修的功课,除非你避开上班高峰或干脆躲在家里,否则,你注定要经历一场车流之战。



老妈爱吃“祖母屋“的大骨,看着热腾腾火辣辣的大骨,心情都会大靓,一顿美餐之后,温哥华的夜来临。想起六年前带着小妹,陪伴着父母,也是在“祖母屋”的美餐之后,在English Bay拍日落的日子,感叹时光的流逝。人啊,真该好好的善待身边的亲人朋友,能相聚的日子不是永恒的,有了缘分在一起,便开心点,给彼此一个温暖的回忆,多好。
 
给远在纽约的小妹电话,今天是她生日,问了她如何庆生,她郁郁寡欢的声音表露了一切。我亲爱的小妹,为哥的总担心你的幸福與快乐,心地善良的你命运为何总那么坎坷。我想,是上帝要考验你的忍耐力與爱的无限力吗?衷心的为你起到,在不开心的时候有力量可以支撑,可以依靠。未来的你一定是幸福快乐的。



2011年7月14日 温哥华


打包好父母的行李,该出门了,去时代坊吃了早茶便是父母登機返国的时间了,送走了他们,心有些空荡荡的。去汽车服务中心,把朋友的车重新作了一次整理,然后去八百伴Food court点了杯饮料,坐着消磨时间。
 
对面正吃饭的老人我很面善,猛然想起是我在温哥华时常常在各项活动中拍照的摄影家,他认出了我,说我的样子变了,现在的样子很好,瘦了,更健康。他说他还保留了我演出时的幾张照片。说话间,和他一起吃饭的星岛日报的记者也认出了我,她很资深,曾在2000年我刚移民那年访问过我。虽然那时她的报道把我写的比较灰色,但那也的確是我当时的人生状态。
 
她一直追问我现在如何,那首温哥华华人熟悉的歌曲版权属于谁,问我为何还不出CD专辑,我有些招架不住。人到了一个年纪,冲劲没了,加上我懒惰的个性,真的觉得现在这样的我也挺好。经她这么追问,心中又泛起了阵阵涟漪。是啊,家人朋友的期待,我给扔去哪里了啊?
 
她留给我一张名片,要我下次回温一定通知她,她要作专访。接过名片,我便告辞。其实,下次如果我没了成绩,还是不通知她的好。
 
下午去耿姐家,把车从里到外彻底清洗了,也打了蠟。耿姐留吃晚饭,我说还要去朋友家拿我新换的驾照便告辞了。晚饭在Richmond的北京餐馆吃的牛肉面,晚饭后去叶子姐家整理我存放在她家里的三箱杂物。扔了些不重要的东西,三箱并作两箱。幾日后,这些什物又流落到KEN的家里。未来认领是什么时候呢?无解。
 


2011年7月15日 温哥华


 
温哥华今日小雨,14-17度,在夏日这样的氣温甚至有些寒冷,不过,对我来说,算舒適。一起床便给父母打电话,时间上算来,该到合肥的家了。电话通了,老爸说,还在北京。首都機场因雷雨大乱,现在是晚间十点了,两老还在機场折腾呢。老爸说機场90多个航班取消,原本已托运的行李要取出。飞機改签到明天中午。原班航空公司要安排住宿后又取消,每人退200,排队领钱,许多国人插队,急得老外直跳脚。某些国人的素质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如果在中国遇到像日本那样级别的大地震,可以想象领取救济物品的队伍是何等样子。想想两老,真是担心他们。
 
吃了早餐,退了房,去渔人码头闲逛。阳光灿烂的码头,游客不多,有些中学生在此集體出游。一个华裔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找我搭讪,夸了我的相機,小小年纪还真学会了奉承。钻进贩卖花草的花店,看看花,看看草。曾经我在这家花店买过不少的香水百合,如今那些花正开放在叶子姐家门前的花圃里,也存放在我记忆的小小角落。
 
冰淇淋是不能错过的,Maple口味是我的最爱,虽然我知道甜食是肥胖之祸首,但回去再运动吧,先享受再说。
 
下午在Mall里闲逛,学生打来电话,约好碰面的时间。于是,把车归还,她接上我去吃海鲜大餐。晚上又去了New westminister拿了我的信用卡,回到学生家聽她夫妻俩唱歌。
 
夜深了,学生叫来朋友送我去機场。機场告别的一幕让我想起六年前告别的情景,她哭泣,先生在一边安慰,我无所適从地拍拍她的肩旁,说,我还会回来。是的,我会回来,只是我的回来是再一次的告别。其实,人生不就是这么来来去去的告别之间遗失了岁月么?
 


2011年7月17日   臺湾

聽着“燃情岁月”的音乐,脑中浮现的却是“大河之恋”的画面。看着从旅途中带回的地图,幻想着现在的我置身于大山之中,尽情呼吸着充满松香的空氣。这種蒙太奇式的画面错觉久了,会不会就真的让自己有回到山林之感。小提琴的双弦奏出的和声,是孤独的,就像那天在山里聽到的吉他声,应景的,些许的苍凉。


开始想念旅途中的日子了。。。。。。






阿瑞     《北美日记(2011)(23)告别北美》


相关阅读: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為@)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游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長島之旅 下一篇:北美日記:食櫻桃品冰酒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